【謝錦芳/中國時報2010.04.19摘要】原本是拿著相機追逐白雲、昆蟲與花朵的生態攝影家,有一天看到家鄉二仁溪蔓延數公里的死魚、溪水被染紅、染黑,中華醫事科技大學副教授黃煥彰按下傷心快門,流下痛苦眼淚。

從此他搖身一變成為環保鬥士,14年來陸續揭發台南二仁溪、台鹼安順廠重大汙染、高雄大寮鄉毒鴨、後壁鄉鉻米等事件。   「國在山河破」的慘狀讓他成為「土地驗屍官」。儘管身家性命屢受威脅,黃煥彰為了守護家園,堅持奮戰到底。

       「去年底毒鴨、毒米的新聞過後,大家以為問題都解決了,其實,問題都沒解決,甚至更惡化。」

從小在台南長大、目前擔任台南市社區大學自然與環境學程召集人的黃煥彰,憂心忡忡地說,汙染根源是有毒爐碴,這些爐碴與水泥、土壤等混合為新的砂石,作為造橋鋪路、土地回填、甚至綠建築材料,這些含重金屬的爐碴到處流竄,可能滲入農田汙染農作物、地下水,或經由呼吸道吸入人體。

    「爐碴,將變成台灣最大災難!」「這麼毒的東西,相關主管機關怎麼能不聞不問?」黃煥彰痛心地說,「每年工業生產的爐碴至少160萬噸,八年來總計逾一千萬噸爐碴已流竄各地,這還不包括其他非法傾倒的部分。

    五十年次的黃煥彰,取得中原大學化學博士學位,先在中華醫事科技大學擔任通識課程教師,後來轉任護理系教授「環境與健康」,講述人與環境的關係。

他上課不用教科書,把歷年拍攝數萬張幻燈片整理出來給學生講故事,從美麗的昆蟲到有毒的爐碴,都成了活生生的教材,一張張嘔心瀝血的照片呈現「真實的台灣」,令學生們震驚。

 

    「冥冥之中,老天要我去救諸羅樹蛙。」2007年是黃煥彰刻骨銘心的一年。那年六月,民眾檢舉有人在台南永康三崁店附近大肆砍伐八、九十年珍貴老樹,原來台糖與建商,準備在那兒興建六百棟高級住宅。

諸羅樹蛙 瀕危物種 4.19..jpg

黃煥彰找了專家去鑑定這些老樹,無意中聽到諸羅樹蛙的叫聲,這是平原地區唯一的樹蛙,為台灣特有種,已被世界自然保育聯盟列為瀕危物種。

    經過數月奔走,黃煥彰透過社區大學平台,發起一人一信救樹蛙運動,農委會終於在2008年八月把諸羅樹蛙列入重要保育類動物名單。黃煥彰說,「那段時間,晚上都會夢到諸羅樹蛙來求救。」

    2007年九月中秋節前夕,黃煥彰接到檢舉,二仁溪堤岸兩旁有包商整地,把樹砍了丟棄在溪裡。那年中秋節,黃煥彰在溪畔守了三個晚上,想抓現行犯,後來發現是水利署第六河川管理局發包的工程,工程進行中把河堤兩岸電子廢棄物與爐碴都挖了出來。

「你能想像兩岸綿延三公里,大約是一百間教室的電子廢棄物的規模有多大,這是二十多年的歷史共業,太恐怖了。」

    我們向環保局、六河局檢舉很多次,都沒有下文。」黃煥彰說,這是歷年最「大」規模的汙染事件,政府單位卻視而不見,半年後環保署才派人來檢測,透過XRF專業儀器幾分鐘內快篩檢測結果,發現八成是有毒廢棄物

經過環保志工們不斷錄影蒐證,台南地檢署主動調查,政府終於在今年編列十四億元預算來處理這些有毒廢棄物。   這些年來,黃煥彰帶領台南市社區大學志工們不斷揭發汙染事件,就是「地方學」的具體實踐。

台南社大學員組成的河川巡守隊,成員大約十人,從送貨員到工廠女工,都成為土地與河川的最佳守護者,但光靠這幾個志工的力量是不夠的。黃煥彰感慨說:「其實每年報名參加環境課程的人不多,每年若能培養出一個志工,已經很難得了。」

    「我常常反省,最怕學生問說,你在課堂上講這麼多,你有什麼具體貢獻?」黃煥彰說,積極投入環保運動,讓他在課堂上可以理直氣壯。

    然而,這些年來他最大的挫折是,儘管努力發現了問題,不斷向政府單位檢舉,得到的卻是冷漠的回應。因此,他隨時提醒自己要「就地戰鬥」,希望有更多人以具體行動來愛自己家鄉、愛台灣這個寶島。

 

    全站熱搜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