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灣噴油 5.2..jpg 

〔摘要5.2.2010自由羅彥傑〕強風與巨浪持續把來自墨西哥灣的大片浮油,沖向美國路易斯安那州海岸,繼佛羅里達州與路易斯安那州之後,鄰近的阿拉巴馬州與密西西比州也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由於有報導指出,爆炸沉沒的鑽油平台漏油量可能會變成原先預估的十倍,使這起意外成為美國史上最嚴重的漏油災難。白宮一日緊急宣布,歐巴馬總統二日將親自前往墨西哥灣區視察。

「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OAA)的一份機密報告說:「如果升流管進一步惡化,溢油可能一發不可收拾,導致釋出的油量成為原先估計的十倍。」這意味每天漏出五萬桶原油,相當於210萬加侖。美國海岸防衛隊估計,自四月二十日以來,油井已漏出160萬加侖(約六百萬公升)原油。

美國聯邦與州政府官員,警告出租出事鑽油平台的「英國石油」(BP)公司,其資源似乎不足以應付眼前的除油任務,要求BP增派人手。目前因為東南風把前面數攤浮油,直接吹向路易斯安那州沿岸溼地,迫使路州關閉養蝦場與牡蠣養殖場

在企圖使用無人潛艇關閉海底油井的努力失敗後,BP的救援工作進展緩慢,工程師正準備使用大型海底虹吸設備封住油井,但這項計畫恐耗時數週,而且從未在深海油井測試過。至於永久性的解決方案,也就是在油井旁開始開鑿新洞以切斷受損油井,恐怕要花上數月時間

英國石油公司表示,將對這起漏油事件負起完全責任,而且將支付衍生自這起災難的「合法賠償費用」。BP執行長海瓦德告訴《金融時報》:「這不是我們造成的意外,但清理善後是我們的責任。」

目前BP至少有十一起官司是漁民與養蝦業者提告,預料後續還有更多。路州估計,在最壞狀況下,漁業今年可能損失25億美元,觀光業損失30億美元,岸邊油污要費時五年清理

為了不讓這起事件成為歐巴馬執政的「卡崔娜颶風」,白宮下令各部全力協助各州處理善後,同時國防部也批准路州州長要求增派六千名國民兵投入救災的請求。

墨西哥灣噴油2  5.2..jpg 

〔摘要5.2.2010自由劉力仁〕墨西哥灣發生油井爆炸污染,環保署副署長邱文彥表示,雖然墨西哥灣距離台灣遙遠,油污不至於漂到台灣,但是台灣四面環海,過去也曾經發生過阿瑪斯號、晨曦號等油輪漏油事件。

東海和南海也有一些油井鑽探計畫,類似威脅是存在的,環保署這幾天一直密切觀察美方如何因應,當作我們的教材。

【摘要5.2.2010自由魏國金】美國的漏油處理專家指出,這次墨西哥灣漏油事故的處理十分困難,因為漏出的原油極易和海水混合,加上油井不斷噴流,風向與浪潮又把油污推向最難清理的溼地區,這次事故形同「集所有衰事之大成」。

德州農工大學海岸生態專家塔內爾指出,這次事故與1979年墨西哥灣「Ixtoc1」油井爆炸意外相近,但規模更大、更具危險性。「Ixtoc1」事故是承平時代全球最嚴重的漏油意外。

一如「Ixtoc1」,「深水地平線」都是運作中的油井,因此油源不斷噴流,羅德島大學海洋工程教授斯包汀指出,這與美國史上規模最大的漏油意外「瓦爾狄茲號」油輪的擱淺漏油非常不同,因為油輪負載的原油有限,而「深水地平線」在減壓井完成前恐噴油數月之久,專家說,不太可能在三個月內完成減壓井工程。

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教授歐佛頓表示,大部分路州外海油井生產的原油較輕,然而事故漏出的油來自海面下深處,因此較重。漏油樣本初步化驗顯示,該油包含瀝青似的物質,使其極為黏稠

賓州州立大學工程學教授庫卡尼說,這種油容易乳化,當油與水全然混合就產生乳化作用,像洗髮精。一旦出現狀似「厚重膠黏、巧克力慕斯般」的混合,就不能再像普通油般快速蒸發,也不容易清、以及被微生物降解,同時無法燃燒。

歐佛頓補充說,基本上,這類的混合物令所有最好的清油武器無用武之地。此外,風與浪潮也將油污直接推向最敏感的海岸地區:路州與周邊各州的溼地區。相關區域有三類海灘:沙質、岩質與溼地。像佛州的沙質海灘最易除污,最難的則是溼地區,而溼地也是油污首先衝擊之處。

新罕布夏大學海岸反應研究中心主任金納說,光是試圖除油就會損及敏感的溼地,一旦油團滲透,草必須割除,但土壤卻難以掘離,一般吃油的細菌需要氧氣運作,但溼地土壤沒有足夠氧氣完成該過程。

此時也正是墨西哥灣魚類產卵、藻類茂生,生態系進入一年中最敏感的階段。而六月該區將進入颶風季,專家確定屆時油仍在流漏

浮油沖上岸 動物浩劫才開始 〔摘要5.2.2010自由 羅彥傑〕目前已知美國墨西哥灣大量原油外洩災難的第一個受害動物,是一隻北方塘鵝;牠全身沾滿有毒的油污,在路易斯安那州沿岸向岸邊移動。此外,有人看見數頭抹香鯨稍早在大片浮油海面上及其周圍游動。

但這只是美國灣岸地區鳥類、海龜與海洋哺乳類動物面臨潛在浩劫的冰山一角。在當地監督部分野生動物救援小組的獸醫齊卡迪在接受電話訪問時說:「不會一直都是這個樣子。我們預期未來數天還會有更多更多(的動物傷亡)。我們…做最好的期待,但也做最壞的準備。」

齊卡迪是加州「油污野生動物網絡」的負責人,該組織是全球頂尖的照護受油污傷害海洋動物機構。他深知一旦浮油向岸上沖刷,對鳥類與其他野生動物構成的傷害才會顯著。隨著溢油步步進逼,鳥類的風險大增。1989年的阿拉斯加油輪漏油事件,就殺死了25萬隻鳥。

外洩的原油,會損害鳥類羽毛的隔熱特性,使其暴露在冷空氣中,讓牠們更難漂流、游泳及飛翔。原油所含的化學物質,也可能灼傷牠們的皮膚,令眼睛不適。牠們也可能在用嘴清理羽毛時,誤食這些原油,使消化系統受損。

同樣道理,海龜與海洋哺乳動物可能誤食原油,以致皮膚與眼睛遭到灼傷,並在吸入油氣時,造成呼吸器官受損。另一個受到重大威脅的生物,是才準備要上岸築巢的海龜。

    全站熱搜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