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婷、朱立群、高有智,中國時報2010.05.25 摘要〕   環境汙染,經常危及民眾健康。台灣人民在痛苦經驗中成長,醫療則幫助人們面對傷痛歲月。

    早期在嘉南沿海一帶盛行的「烏腳病」,凸顯農村社會的飲水問題。民國四、五十年代,國內自來水普及率不及四成,因水源有限,居民挖掘深井裡的低鹽分地下水飲用,深井水卻含有過量的,不知不覺造成砷中毒,也引來一場不可收拾的悲劇。

    烏腳病俗稱「烏乾蛇」,是一種阻塞性血管病變,大多發生在腳部,少數在手,因為血管阻塞,細胞就會慢慢壞死、變黑,猶如一條黑蛇啃蝕而上。

早期醫藥不發達,病患只能任其麻木、刺痛、潰爛,痛苦難堪,最後走向截肢命運,甚至要不斷接受「重複截肢」的煎熬,當地人又稱「分屍病」。

        1960年,基督教芥菜種會創辦人孫理蓮,在北門開設「憐憫之門」免費診所收治烏腳病患,由王金河診治,也找埔里基督教醫院前院長、被稱為「台灣史懷哲」的謝緯義務參與治療,來回奔波南投和北門。

    「烏腳病發作時,痛起來像電擊,有的痛到不省人事,痛到去撞牆的都有,因為受不了這種痛,上吊自殺的也很多,」素有「烏腳病患之父」封號的老醫師王金河回憶往事,當時一個名叫王宮的患者,整隻腳都黑掉,小腿以下早就潰爛,幾百隻蟲就在上面蠕動、啃蝕。

    烏腳病,是農業社會衛生條件不足的悲曲,民國六十年代末期,震驚社會的「米糠油事件」(多氯聯苯中毒案),則是邁向工業社會的另一段悲劇。當時盲胞免費就讀的台中惠明學校,師生二百多人陸續出現皮膚病變,這是國內第一起多氯聯苯中毒事件,因食用被汙染的米糠油引起。

衛生署統計,當年米糠油事件全國受害人數約一千五百人。盲人按摩師呂文達,當年隻身離開金門,就讀惠明盲校,油症毒害卻讓他在職場備受歧視。

他表示,多氯聯苯中毒,讓他的頭、頸、背、耳後、鼻頭、屁股、大腿長出膿包,擠破後變成瘡疤,對他的按摩工作造成極大干擾,且手指骨頭不斷隱隱作痛,讓他無法施力,「有些看到他身上疤痕的客人,還會拒絕繼續按摩。」

    米糠油事件至今卅年,已有八位惠明校友罹癌身亡,去年底,惠明校友號召成立「台灣油症受害者支持協會」,希望政府持續給予關心,回憶過往,前校長陳麗玉說:「如果能夠藉此喚醒民眾監督政府,政府監督廠商,所有遭受的磨難也就有一點意義了。」

    除了米糠油事件,伴隨經濟發展,台灣也衍生RCA工廠汙染、鎘米汙染與台鹼安順廠戴奧辛汙染等公害事件。每一次的環境汙染事件,總在人們身上留下傷痛的烙印,醫療提醒後代記取教訓。

參考資料:尼斯貝啟迪59 國家存在的目的

全站熱搜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