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5.2.2010自由李筱峰】陳紹英先生,1925年出生於三灣的客家農村。十四歲赴日本大阪,在鐵工廠與商業學校之間半工半讀。後轉赴東京,進入專修大學夜間專門部。

他愛閱讀,經常在圖書館博覽群書。特別受到尾崎秀實的中國論的影響,對於國民黨以及中國政治的封建本質有著進一步的認識。

他曾回憶說:「當時我是強烈的漢族主義者,凡事都從中國人的立場思考,不過卻也非常清楚中國的確病得不輕。」他這個認識,使得戰後回到台灣的他,在目睹國民黨政府的腐敗之後,很難沒有不平之鳴,卻也因此逃不掉白色恐怖的魔掌。

這位原本想著「早日完成學業,參加新中國的建設」的青年,終於被國民黨拘捕入牢。他被控參加台灣民主自治同盟,當然那是欲加之罪。民主自治同盟是謝雪紅於二二八事件之後在香港成立的,1949年之後遷往北京。

五○年代國民黨,動輒以參加民主自治同盟來入人於罪。在五○年代裡面,因此遭槍決的就有兩千多人,一萬多人被判重刑。陳紹英被判處13年徒刑。

十三年的黑牢,雖然奪走了他寶貴的青春。但是黑牢卻凝結出陳紹英的心路歷程的結晶,寫下了一部珍貴的回憶錄─《一名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手記》。

他的原書是以日文出版,在日本獲得迴響,評論家喜安幸夫評論說:「作者是一條執著的心寫完這本書。戰爭中在日本苦學,戰後回到台灣,成為知識份子,而不得不渡過十三年的牢獄生活。作者戰後人生才是台灣今天的原點,由這個原點,台灣的方向性才可以看得清楚。」

在渡過十三年的黑牢之後,陳紹英對台灣的方向有了新的體認。他舉一個難友的例子,來投射他心情的轉變:一個愛社會、愛國家、愛台灣的熱血知識份子,被槍決前留下「我體內流著漢民族的血覺得恥辱」的字條給同志,而魂斷馬場町。

他急著出版中文版的回憶錄,因為「七十歲以下的人,對二二八事件及1950年代的白色恐怖極不了解」;所以他說:「我熱切盼望能為那個黑暗時代,遭遇不幸的每個人留下紀錄,來填補台灣戰後史的空白。」

注:馬場町位於台北市青年公園淡水河堤外。

    全站熱搜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