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貴休閒10

【謝錦芳 中國時報2010.01.10摘要】原本中文不太靈光的徐遐生,在清大校長任內,中文變得非常流利,他非常感謝當年清大有勇氣,願意接受一位中文文盲做校長。在清大校長期間,他很自豪地說,為清大引進了全世界最好的教授聘用制度。他相信,好教授可以吸引更多好學生,創造一流的大學

大學時主修物理的徐遐生,一輩子只上過一門天文課,由於當年與林家翹教授做研究,開啟了他對天文學的興趣,如今,卻變成天文學的教授,他認為這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事。

在麻省理工學院讀大學的時代,徐遐生最大的煩惱是「老師教的,我都會了」,他覺得上課很「無聊」,大二、大三時經常「蹺課」,結果功課一團糟。還好他有很強的自省能力,大四馬上奮發圖強,後來寫出了一鳴驚人的論文。不過,從先前「蹺課」的經驗,徐遐生學到「自己教自己」,也培養出獨立的判斷力

卸下清大校長職務後,徐遐生重返他最愛的教學與研究工作,目前他關切的主題是「氣候變遷」。他認為,這個問題若不解決,人類極可能自我毀滅。「人類,雖是地球上最複雜的生物,卻有雙面傾向,可以創造出非常精緻的文化,也有很大的自我毀滅能力。」

徐遐生說,「如果有一天,全世界都被毀滅了,莫札特的音樂、珍.奧斯汀的小說更加珍貴,因為,這些作品是無法複製的,如果沒有這些人就沒有這些作品。」徐遐生認為,這是文化與科學最大的差別。

「研究天文到最後,其實是為了更了解自己。」徐遐生認為,本世紀最重要的課題就是「改善氣候變遷,尋求永續發展」;面對一百四十億年的浩瀚宇宙,人類非常渺小,如果不停止自我毀滅的行動,一百年後,地球恐怕被人類破壞殆盡。從小是資優生的徐遐生,最愛讀小說與看電影,最佩服的導演是李安,最欣賞的作家是珍.奧斯汀

徐賢修全家剛移民美國時,八歲的徐遐生就和大哥福生每天早上去送報紙,當時芝加哥南部有許多黑人,有一次徐遐生領了工資,走上路上就被搶。不過,送報紙的年代,也為徐遐生帶來美好回憶,當時只要表現好,沒有客戶抱怨,每周可以領取免費電影票,因此,他幾乎每周都去看電影,培養了對電影的興趣。

大導演李安,是徐遐生最佩服的導演,尤其李安以英國作家珍.奧斯汀的小說「Sense and Sensibility」改編成電影「理性與感性」,可以拍得那麼好,他認為非常難得。後來在清大校長任內,徐遐生曾頒發名譽博士學位給李安。

徐遐生從小就喜歡看小說,平均每周看一本。由於他的閱讀速度很快,一分鐘可看二千字,一本數百頁的小說,二、三個小時就讀完了。他對孤獨怪客如《鐘樓怪人》情有獨鍾,也喜歡偵探和推理小說。他非常推崇十九世紀英國女作家珍.奧斯汀的小說,例如《傲慢與偏見》,他個人覺得珍.奧斯汀的文采超過大文豪莎士比亞。

「以前我看小說很快,現在變慢了,因為我開始注意作者的風格(Style)。」徐遐生說,寫科學論文比較簡單,主要是直線進行;但是寫小說就不同了,有時候要刻意模糊製造懸疑效果,而且小說有自己的生命。徐遐生在三十八歲時曾完成一部與氣候變遷有關的科幻小說,可惜並未出版。他主要描寫的是一百年後的地球已被人類破壞殆盡,人類幾乎無法生存,結果來自火星的地球人後代,重返地球解救人類。

談到美食,徐遐生有說不完的故事。一九七三年,徐遐生到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任教,很幸運與國際知名數學家陳省身一起共事。據說,陳省身當年結婚時,窮得連西裝都買不起,臨時向徐賢修借西裝,由於陳省身個子很高,借來的西裝穿起來太短,形成有趣的畫面。由於兩家是世交,徐遐生後來結婚時,伴郎就是陳省身的兒子。

陳省身非常喜歡中國菜,而且經常帶著徐遐生上最好的中餐館,並慷慨資助當地華人開設中餐館。徐遐生說,小時候他喜歡辣的四川菜,長大後認識許多香港朋友,他開始品嚐廣東菜,年紀大了之後則喜歡上海菜,此外,他也很喜歡臭豆腐。

 

    全站熱搜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