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鎮宇、林宏聰、陳惠芳、吳政峰,黃哲斌 中國時報2010.08.04摘要〕   台灣宗教自由多元,幾乎沒有主流教派或神祇,而且不同信仰相互影響、相互交融,激盪出既複雜又豐富的面貌。

  清治時期,閩粵地區移民從原鄉帶來佛教信仰,其中又以觀世音與地藏王菩薩為主,而且與媽祖、王爺等民間信仰混雜浸潤,常在同一寺廟裡並祀。日治時代,日本佛教也傳入台灣,民間則有許多齋堂,供一般信徒在家茹素修行。

    等到國府來台,許多中國僧侶也輾轉移徙台灣,對原本佛道不分、崇拜多神的民間佛教產生重大衝擊,代表人物之一就是印順法師。

       原籍浙江的印順25歲出家,1952年,中國佛教會派他取道台灣到日本開會,回程陰錯陽差被迫留下,開啟他與台灣的因緣,他曾因政治因素警總調查,最後仍秉持學識與修為,成為佛教界傳奇人物。

    釋昭慧說,印順法師先在台灣四處弘法12年,後來隱居山中潛心寫作。許多佛教界知識分子都受印順思想著作的啟發:「當時佛教內部認為應該『回到佛陀本懷、回歸佛陀時代的生活方式』,才是達到『圓滿』的路徑;

但印順法師指出,我們根本不可能回到二千五百年前的農業社會,如今應該秉持因緣,努力慢慢趨向圓滿。」

    「以往有人批評佛教是隱遁逃避,但印順有別於山林的佛教、居士的佛教,反而承襲太虛大師的『人生佛教』,發揚為『人間佛教』,積極走向人群,包括慈濟證嚴、佛光山星雲及已故的法鼓山聖嚴,都是人間佛教的實踐者」,釋昭慧強調。

    例如佛光山星雲法師在宜蘭開始弘法時,以「青年歌詠隊」讓佛教走入人群。佛光山都監院長慧傳法師說,當時佛教界只求了脫生死、拜神佛求個人福德,被視為老年人的宗教,「星雲大師卻帶著青年歌詠隊到鄉下弘法布教;後來許多人跟著出家,成為開創佛光山的生力軍」。

    四十幾年前,證嚴法師成立「佛教克難慈濟功德會」時,也只靠著與弟子做嬰兒鞋,加上三十位信徒每人每天省下五毛錢,逐漸擴展為台灣最大的宗教團體。證嚴親身農務、做加工、自製蠟燭、生產薏仁五穀粉,積極走入人群。

「慈濟」不但建醫院、辦大學、創設電視台,甚至發展出台灣最大的環保再生組織,成為本土佛教走向世界的重要力量。

    法鼓山,則早在1956年,就以冬令救濟連結社群;聖嚴法師後來設立慈善基金會、成立獎學金、參與災區重建。法鼓山果賢法師表示,聖嚴法師落實佛陀入世精神,幫助世人離苦得樂,又提倡「心六倫運動」等訴求,就是希望「建設人間淨土」。

    時至今日,佛教在民間仍然呈現多元風貌,但佛教團體入世的努力,成為台灣影響力最大的宗教,印順法師「人間佛教」的思維,也逐漸影響中國大陸佛教界。

李鈞震:

1.      蔣經國執政時期,台灣絕大多數的佛教領袖,都幫助獨裁者進行台灣自然生態滅亡運動,甚至有人當選國民黨中常委,幫忙獨裁者進行「言論自由控制、踐踏人權、消滅民主人士、阻礙憲法實行」。

2.      蔣經國執政時期,種種侵犯人權的暴行,破壞自然生態、污染西半部河川…,台灣佛教領袖,可以說是共犯。柏楊、柯旗化等數萬無辜人士,被國民黨特務栽贓、抹黑,冤枉入獄,台灣佛教團體習慣袖手旁觀,任其在獄中自生自滅。佛教權貴,可算是台灣的民主敗類。

3.      佛教團體成立各種基金會,幫忙國民黨的「黨產」洗錢、脫產。國民黨權貴階級,則幫各佛教山頭成立企業與財團,把宗教當成類似老鼠會的「直銷事業」,詐騙社會大眾的善款,在海外興建度假豪宅。

4.      佛光山、中台禪寺、慈濟…廟產數百億,但是對台灣的體育、教育、環保、濟貧、學術、科技…,貢獻極少。遠遠不如外籍天主教傳教士、嘉邑行善團…。

5.      台灣的多數佛教企業,也都淪為國民黨的選舉樁腳,幫政治人物站台,互相拉台聲勢。還介入2010今年的高雄市選戰,遊說楊秋興脫黨競選。

6.      台灣多數的佛教權貴階級,對中國的「維權人士」不聞不問,卻巴結中國權貴階級,扶助獨裁者踐踏中國人的人權。

7.      台灣多數的佛教權貴階級,也掌控媒體資源,做一點點善事,就大肆宣揚,為小善亟欲全世界人都知;對社會的弱勢族群、環保團體,大多不聞不問,除非有政治利益,才會出來作秀

8.      絕大多數的宗教權貴,都沒有志氣,沒有立志要拿諾貝爾學術獎項、寫大學教科書,整天沽名釣譽、巴結權貴階級,卻不鼓勵社會大眾「終身學習、五育均衡並重」,阻礙台灣社會的正常發展。

參考資料:

金剛經1 佛祖打破社會階級的妙方

六祖啟迪17 風動 旗動 仁者心動

    全站熱搜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