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6.3.2010林濁水 蘋果】 為什麼數十萬青年要離鄉背井,到鴻海工廠上班?因為鄧小平為中國訂下了傾斜發展,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國家大政方針。

為什麼他們不能像台灣南部到桃園工作的青年一樣,落戶享家庭之樂?因為有城鄉二元的戶籍管制。他們在當地不能享受像一般市民同樣的福利和子女就學機會。於是廣東的外省農民工,就等於台灣印尼外勞。

把自己的國民當外勞剝削,讓企業家和深圳一起富有?是的,這是鄧小平立下來的規矩。有效的剝削體制,使中國在短短的30年間,由一個貨真價實的「社會主義」國家迅速變成貧富差距名列世界前茅的國家。

專制政黨主導經濟發展,結果形成了中國極其獨特的「權貴資本主義」,一方面仍有1.5億人口,一天收入不到1美元,國民工資收入只有GDP的15%,不到美國1/4,甚至比非洲的20%還低。

另一方面,擁有億元以上財產的,90%以上是高幹子弟;再一方面,社會保險、福利支出,佔財政支出的15%,甚至只有俄羅斯的一半一般國家城鄉差距是免不了的,但通常容忍的限度是2倍,但中國高達3.3倍。最富最窮的10%收入落差,從1988年的7.3倍飛漲到2007年已經23倍

矛盾愈來愈大,貪腐又橫行,再加上打壓民主自由不遺餘力,連維權律師都不斷受到迫害的情形下,中國社會已經成了不斷加溫壓力急待宣洩的壓力鍋,經濟愈成長壓力愈大,社會戾氣四處流竄。

先是抗官層出不窮,一年發生12萬次規模數十人以上的抗官事件。接著是校園屠殺,從今年3月底到5月,兇徒闖進校園見人就殺的事件,從福建蔓延到山東、海南各地已經6起。現在在待遇福利上軌道的鴻海都出現了宣洩壓力的裂縫。

過去一些人替中國辯解說,經濟成長需要階段性的不民主,等到成長到一段落中國就會走上民主,像台灣、韓國一樣。但是大家看到的卻是中國愈成長愈不民主。社會緊張現在已經到了戾氣四溢的臨界點了。

要繼續以高壓手段,運用國家制度拉大貧富差距以增長GDP?看來這樣做危機重重;中國何去何從?中國模式正面臨最嚴厲的考驗。

全站熱搜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