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佩璋 中國時報2010.11.18摘要〕昨天看電視,藍營名嘴仍在追打謝長廷爆粗口,罵「哭爸」。轉翻報紙,卻赫然發現胡志強回應綠營指控賄選,竟說不要拿「嚎肖」問題問我

    其實,台語的「肖」,就是「精液」;不管是好「肖」還是歹「肖」,出口只要沾上「肖」字,都算髒話,「嚎肖」亦然。

    不過,語言是約定俗成的,當大家都說錯時,錯就是對。例如「出爾反爾」,原典是「出乎爾者,必反乎爾」,本是「自做自受」之意,幾代誤用「出爾反爾」之後,也就「說話不算話」了。

    同樣的,髒話,大家都不認為髒,就不會髒。像「吊兒郎當」,原來是「兒郎當」,形容男性生殖器搖來晃去,粗鄙不堪」。

    這一代的年輕人(例周X倫)耍「屌」;於是「很屌」、「超屌」、「夠屌」之聲不絕於耳。聽了不舒服?唉!誰「屌」你呀!

    酒酣耳熱時,飆句「三字經」問候,是用語言脫下西裝,意思等於「別把我當院長、部長、立委……,把我當兄弟。」鄭弘儀用「三字經」問候馬總統,則是藉此向台下群眾表達「我們有共同憤恨的對象,是同一國的」。

    美國政客也玩這一套,不過稍微含蓄一點。最廣為人知的例子就是甘迺迪的名言「我父親一直告訴我,所有商人都是『狗娘養的』,現在我總算相信了。」(My father always told me that all businessmen were sons of bitches .but I never believed it till now!

    「狗娘養的」,是中下階層的髒話,用他們的語言罵商人,其實是煽動階級仇恨,不過,他比鄭弘儀機巧,甘迺迪只是引述「他爸的」髒話。

    台灣社會已普遍厭惡藍綠惡鬥,國家內耗。鄭弘儀爆粗口,引起反彈的,其實不是髒話,而是話中的仇恨;藍營不察其因,見獵心喜,緊接著追殺謝長廷罵「哭爸」民調。

    老實說,一般台灣人對「哭爸」事件的反應恐怕會是:「哭爸啊!連『哭爸』都算粗話喔?我聽你咧哭爸咧!」

李鈞震:

1.      「哭爸、哭母」,原指「家中喪父喪母,子女泣不成聲」,後來近代引伸意義為「過份唉叫、無理取鬧或講太多廢話」,通常是在朋友間開玩笑時的用語。這實在不算髒話,頂多只是粗俗一點。

2.      藍營名嘴仍在追打謝長廷爆粗口,實在是太不瞭解閩南族群的庶民文化;難怪國民黨的南二都選情救不起來。

3.      人類每個族群最重視的什麼,其實都不一樣。攻擊或污辱對方的最大弱點,成為「髒話」或「武術」的發源地。

4.      如果有人對「鹿鼎記」裡的韋小寶說:「XX娘」他一定不會覺得受傷,反而覺得感謝、非常好心,願意去光顧他老媽的「生意」。

5.      目前閩南語的「幹XX」,被不少人當作日常用用;其實真正意思並不是我去侵犯你母親的意思,而是「發生了類似你母親被人侵犯的事情,很可惡」,所以我與你同感憤恨

6.      如果用「XX」則代表,我恨死你了,必須惡意侵犯你的母親來洩憤,這有所不同。

7.      部分眷村族群,有部分人用「我操他X的」、「我操」…當作日常用語,表達對某個人或事的憤恨,希望嚴厲的攻擊她。顯示出這些人對母親的重視,對父親的疏離。

8.      台灣新竹橫山地區客家人,平常聊天用『絕代』當口頭禪,希望對方「絕子絕孫」,是不是比三字經或屌還嚴重?但是其實無傷大雅。

9.      一般而言台灣新竹客家人最忌諱被罵『背祖』,那等於是超嚴厲的指控。顯然新竹的客家人比較不怕絕子絕孫,卻相當害怕「違背祖先的遺訓」,相當有孫中山、范仲淹的氣魄。

參考資料:周杰倫:超人不會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rthkfas 的頭像
earthkfas

李鈞震2010流行文化讀書會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