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舒媚 中國時報2010.11.03摘要〕李登輝在不被看好情勢下完成國際矚目的「寧靜革命」,並且致力本土化工程。強調從「蔣經國學校」畢業,卻大嘆「台灣人的悲哀」的李登輝,無疑是台灣民主化過程的最關鍵角色。

    從民間盛傳「在蔣經國面前,只敢坐三分之一板凳」,紐約時報認為他「只是過渡時期的領導人」,到接連締造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政權和平轉移等民主里程碑。

1984年蔣經國捨棄原本副手謝東閔之前,台灣社會對於李登輝的印象停留在「農業專家」。即便李登輝以坐直昇機的速度歷任政務委員、台北市長、中常委、省主席,政壇看好的蔣經國接班人仍是孫運璿。

無怪乎1988年蔣經國逝世,李登輝繼承大位時,紐約時報會「鐵口直斷」:李是學者從政,沒有權力基礎,只是過渡時期的領導人。

    李登輝此後做了整整12年總統,最後國際媒體還給了他「民主先生」封號,台灣社會則有「愛憎李登輝」情結。李登輝在一次次黨內慘烈鬥爭中取得實權。

    李登輝曾經自述,在擔任政務委員六年期間,每一次開會他都會「私下試著做出結論,最後再比對與蔣經國做的裁示有何不同,默默地向蔣經國學習。」而在出任蔣經國副手的三年多日子裡,他更是記錄每一次與蔣談話的重點,蔣也毫不避諱對他分析哪些人可以用,哪些人不能信。

    李登輝執政時期核心幕僚、前國安會副秘書長張榮豐透露,「強人一向恩威難測,蔣經國並沒有告訴李登輝是否由他接班,但蔣李二人的關係比外界想像得親近。蔣還會對李剖析『內心話』,有一次蔣親口表示很後悔在江西時做過一件錯事,並以此提醒李為政必須小心。」

    在領略蔣經國為政、用人乃至宮庭權鬥之道後,李登輝逐步建立了屬於自己的施政方向。張榮豐說:「李登輝雖然不知道日後會有12年任期,但他一接任總統時,就確定了民主化的方向,並且把幕僚找到官邸清楚交代如何推動民主化。」

    「當時李登輝還向幕僚強調,民主化在蔣經國時代做不到,因為國民黨有太多保守與元老勢力,而且有人敷衍他。」這項觀察顯示李登輝對國民黨保守勢力的存在心知肚明,也深信要國民黨「自己改自己」,簡直就是「與虎謀皮」,因此幾次重要戰役都是援引在野黨、媒體開明派等「外部力量」作戰。

    1992年國民黨內「直選派」、「委選派」大戰,攸關總統直選進程,其間激烈攻防甚至被李登輝視為「驚濤駭浪」。由於委任選舉派在三中全會前夕變成黨內主流,秘書蘇志誠直接連繫廿一縣市黨部主委,多數主委表示「一般老百姓對直選比較聽得懂,還是直選比較好」,他因而決定力推「直選案」。

    反對者更強調總統直選,將失去全中國代表性,形同台獨。李登輝只好使出「緩兵之計」,三中全會決議將總統選舉方式延至1994年第三屆國民大會再討論,拉長戰線後終於達陣。

    全程參與李登輝民主化工程的張榮豐透露,李登輝有其改革優先順序:「李先把國會選舉權還給人民,國會具有最高民意基礎後,行政部門就會相對弱勢,這時候不是來自民間的省長就可以用直選產生,然後總統直選就會水到渠成」。

        李登輝的高明之處在於「戰術靈活運用」,當初各界以為李登輝要以「國統綱領」處理統獨問題,「其實李登輝的目標是國會全面改選,但若貿然終止動員戡亂體制,只會讓統獨對立更快浮上檯面。」

因此,李登輝再度急轉彎,要求幕僚設計可以取代動員戡亂體制,黨內元老派會同意,但又「有條件、有階段、沒有時間表」的東西,「因為有國統綱領頂著,李登輝兩個多月後就終止動員戡亂時期,接著進行國會全面改選」。

    李登輝顯然也有相當程度的「摸著石子過河」嘗試錯誤經驗,更因為拉攏地方派系力量,而引來黑金政治惡名。

    李登輝執政後期的「兩國論」引發軒然大波,但是,他對於民主化大方向的掌握,無疑是台灣民主進程的關鍵,當民主改革的引擎啟動,台灣的民主轉型與民主鞏固就再也不會回頭了。

參考資料: 奧之細道物語(一)

    推倒萬年國會 野百合寫歷史〔朱真楷、楊舒媚、秦惠媛 中國時報2010.11.03 摘要〕1947年國民政府選出3048位第一屆國大代表後,約有一千餘人隨國府撤退來台,成為國府維持「法統」的象徵。

「萬年國會」選總統,1972年國民大會選舉第五任總統時,榮總救護車載著平均年齡八十多歲的老國代上陽明山,蔚為奇觀。    老國代們拿拐杖、坐輪椅、用擔架扛,更有人打點滴、掛尿袋、插呼吸器投票,結果蔣介石在1316位國代中得到1308票,得票率高達98.9%。

「山中傳奇」亂象,讓之後年輕增額國代看傻眼,一直要到1991年國代全面改選才畫下句點。此後直到1972年才舉行第一次增額國代、立委補選,老國代修憲亂象則直接促成了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

    1986年以增額方式進入國民大會的前立委洪奇昌,回想起當年在中山樓看到「萬年國代」選總統的所見所聞。他說,一群坐在輪椅、躺在擔架上的老國代行使職權,「那個景象看來怪異至極」。

        1990年民進黨國大黨團仍然推出黃華、吳哲朗作為正副總統候選人。黃華表示,「我當然知道不會當選,但此舉具有挑戰體制的宣示意義」。     當時沒有人想得到,十年後民進黨會在總統直選下完成政黨輪替。

參考資料:台灣憲法 華山論劍二

黑道與政治 在台灣好近 〔黃菁菁/中國時報2010.11.03摘要〕    描寫台灣竹聯幫大哥白狼(張安樂)黑道人生《白狼傳》已在日本發行,出生自黑道世家的作家宮崎學表示,台灣黑道與政治、民眾的距離之近,讓他十分驚訝,這在日本黑道是無法想像的。

    65歲的宮崎學生於京都的黑幫「寺村組」組長家,1996年就讀早稻田大學法學系,曾任學運領袖,其後任《周刊現代》記者,1995年開始寫作,他出過上百本書,多以描寫山口組等日本黑社會為主。

    宮崎指出,因父兄、叔伯都是黑道人士,而對日本黑道也有深入的瞭解,但與台灣竹聯幫交流還是頭一次。台日黑道相似的地方是,經營觸角已伸向電影、建築等產業,但現在日本黑道較難涉足其他產業。

    宮崎還說:「沒想到台灣黑道與政治、平民之間的距離那麼近。我去台灣參加陳啟禮的喪禮時發現,治喪委員會名譽委員長居然是立法院院長王金平,這在日本是不可能的,日本議員極力撇清與黑道的關係。」「陳啟禮就讀的東門小學校長還舉著旗子帶小學生進靈堂!」

    「我本來以為只有國民黨與黑道有關係,但採訪時發現,民進黨也一樣,這可能是台灣民眾對黑道的看法不同。不過,我想不管哪國的社會都一樣,黑道多少都跟政治扯上關係且相互依存。」

    中國的黑道與華僑關係深,在全球各地還有各種生意可做,比日本黑道更容易存活。像南非華人多,南非警方無法管好治安,還要靠大陸或台灣黑道經營的保全公司出面管,竹聯幫、四海幫及香港的十四K等都將與中國經濟一起成長。

    被問到「江南案」的幕後主使人到底是誰時,宮崎表示:「我認為應該是蔣經國,當時情報局長汪希苓沒那麼大權限。白狼在美國受訪時指蔣孝武是幕後指使人,是為顧全大局,他認為竹聯幫不想讓國民黨政府垮台。」

    參考資料:

上行下效以黑治黑種惡根

吳敦義夫婦和黑道角頭同遊峇里島

馬與竹聯老大握手合照?

毆傷記者 趙爾文強辯

台灣人權報告書91 江南命案

全站熱搜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