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舒媚/中國時報 2010.07.25摘要〕台東成功商業水產職業學校的青棒隊,七月剛打贏傳統棒球強隊穀保,拿下金龍盃亞軍。這支隊伍有個引人注目的動作─打擊者跑上打擊區前,會先站在線邊,九十度向主審鞠躬。

這樣的禮貌,連起源地日本都不做了,但總教練高克武卻要子弟兵確實做到。高克武曾經擔任三商虎捕手教練,從職棒退下後,一直在台東提倡「有品棒球」。

職棒再度爆發打假球事件,棒球因道德敗落失去人民信賴。高克武認為,「品行」才是救國球關鍵,因此他要學生從行九十度大鞠躬做起,高克武說,「沒有禮貌的小孩,品格會好嗎?」

相較於其他基層棒球隊重視賽績狂「操」球員,高克武主張「品格,比戰績重要」。他的球隊有「三不政策」──不能打架、不能喝酒、不能抽菸。

每天早上六點五十五分準時在校門口,迎接從三仙台「衝山頭」晨跑返校球員的校長楊長鉿說,成功商水經費拮据,出去比賽常借住廟宇,「結果我們住過的廟都打電話來,『ㄜ樂嘎搭計(台語:高度讚許)』,說小朋友真乖,離開時房間打掃得乾乾淨淨,不像別的隊伍留下一團亂。」

別的隊伍為求勝,把大牌球員捧在手心,高克武卻要求不能慣壞小孩。去年楊長鉿剛接校長,赴大通盃為選手加油,阿沙力地說凡是打安打、全壘打的選手,「獎金儘量發」,高克武當場勸他,「校長,我們不能養成孩子的功利主義。」

楊長鉿恍然大悟,收回發獎金的承諾,他說,我明白了,「棒球教育,就是品格教育,應該教球員有榮譽心,不是為獎金打球。

這麼教下來的成功商水,在基層棒球界早有美譽,但官方真正注意起這支球隊,是因攤開職棒打假球名單,沒有一個是成功商水的學生。

1995年,職棒正盛時,高克武從三商虎退下,拿著少了一半的薪水回台東教球。一是當時隊中日本籍守備教練小池兼司鼓勵他,「何不把學會的東西交給小朋友」;二是他看東海岸好多小孩喜歡打球,卻沒教練。

當時的領隊陳玉書卻對他叮囑,「記得回去從學生的品德教起。」高克武說,「印象很深,那時的責任感一直承續到現在。」

高克武,小時候打的是台東馬蘭隊,馬蘭是日治時期創紀錄以台灣名義拿下甲子園亞軍的本土球隊嘉農,其球員退休後為子弟組成的隊伍。

高克武當年為了學球,自己從都蘭扛了一袋米去馬蘭,馬蘭承襲嘉農風格,講究「球者魂也,球不正,就是魂不正!」耳濡目染的「嘉農子弟兵」高克武,因此特別注重紀律與服從。

 高克武視品格重於戰績。另一方面,高克武身教重於言教。他要求球員「球要打、書照唸」,「就算考試前臨時抱佛腳也要抱。」為了告訴學生讀書的重要,高克武六十歲考上台灣體育學院體育研究所,每週末搭夜車去台中上課,還克難地睡在中華隊前總教練、台灣體育學院教授林華韋幫他借的實驗室。

高克武嚴格要求自己、要求學生,問題是,成功商水學區窮困,很多好選手被挖到西部打球,高克武永遠只能挑在傳統強校「只能抬便當」的選手。

楊長鉿自己都說,「今年的金龍盃亞軍拿得太好笑、太不可思議,我們本來是不成軍,沒想到打敗一、二軍。」高克武也講,有時候看一些學生,怎麼練都練不起來,很想叫他放棄,但「因為本來就不是最強,所以他們是真的因為愛打棒球來打球。」於是,高克武怎麼都不忍心放下他們。

成功商水真是窮得可以。為了省錢,把用壞的球用白色膠帶包一包,再拿來練。 膠帶包球、斷棒補釘,在會磨壞釘鞋的水泥跑道上練球,成功商水卻能擊敗傳統強隊,還獲得教育部「最有品球隊」評價。

高克武頂著後山烈日,以愛棒球、不忍傷害棒球的初心,不放棄地要讓球隊有品地上場。

參考資料:智慧學啟迪64 法國的領袖(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rthkfas 的頭像
earthkfas

李鈞震2010流行文化讀書會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