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3.28.2010自由 謝文華、陳怡靜〕網友上凱道聆聽受害者故事,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蔡季勳直指,如果以為執行死刑就能讓受害者得到安慰,這是「太廉價的正義」,處死犯罪者不能真正解決問題

受害者家屬的心靈撫慰、生計及後代輔導、教育,都須制度性照顧,政府應建立完善機制保護受害者

朱學恒批判,支持廢死的人權團體、律師不夠重視受害者。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大呼冤枉,聯盟強調,支持廢死與關心受害者之間,並不衝突也非互斥,社會應該討論的是執行死刑,是否真能撫慰受害者?真能遏止犯罪?

律師李勝雄認為,其實「終身監禁」是比死刑更嚴重的懲罰,「留著他,是要他認錯、悔改;而打死他,他就沒有認錯、贖罪機會!

李勝雄沉重表示,批評加害人辯護律師,是不了解國內訴訟辯護制度。他們當然關心、同情受害者,但仇恨一直留著,對受害者真的是好嗎?以牙還牙的作法,能讓社會更進步嗎?像二二八受害家屬,追求真相平反、補償,但從沒要蔣介石的後代來代替受懲罰。

清華大學人文社會系副教授姚人多說,社會為何有很強烈的聲音,想看到有人人頭落地,反應出一種停滯不前、對政府缺乏行動力的深沉焦慮。 「站在廢死立場,不執行死刑,並非就是不懲罰加害人!」台灣社會喪失討論的空間,需要冷靜一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rthkfas 的頭像
earthkfas

李鈞震2010流行文化讀書會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