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真有趣

台灣燈會虎張口 2.24..jpg 

摘要2.24.2010自由 吳俊鋒、余雪蘭、唐在馨、李容萍、林相美、李文儀、曾鴻儒〕將於嘉義市舉行的「台灣燈會」老虎主燈,造型張牙舞爪,有民俗研究者認為,傳統信仰中老虎嘴巴大開等於要吃人,國家級的元宵慶典竟不迴避禁忌,公然觸霉頭,令人匪夷所思。

民俗研究者廖大乙,昨批評台灣燈會主燈張口的設計不當,他說,台中虎燈並沒有張口,顯見虎口禁忌深植人心,嘉義市府卻毫不避諱,國家燈會未登場就先「破格」(台語,有觸霉頭、烏鴉嘴之意)。另外,廖大乙還發現,張牙的老虎主燈造型,正面看類似普渡公,把上元節搞得像中元節,成何體統?

做了近廿年道長的台南縣歸仁鄉民周忠信指出,傳統禁忌是虎張口會傷人,廟宇中的虎爺也沒見過開口造型,頂多露牙而已。

桃園燈會則設計造型可愛的五虎人偶,桃園市長蘇家明說,當初就要求承包廠商走可愛路線,避免讓人有「猛虎出柙」、「猛虎傷人」的感覺,除了桃城虎小露可愛小虎牙外,其他四隻虎即使張口笑嘻嘻,但就是看不到牙齒。

去年也設計牛年主燈的謝文博指出,觀光局一再交代老虎千萬不能做得太兇,但是老虎燈難度超高,既要有活力、又要威而不兇,所以包括嘴巴要不要開、牙齒要露多大等,都要一再討論,試過十多次各種造型後,最後決定露出上下四顆短小、非尖長的虎牙,加上微張嘴的微笑。不過由小模型擴大為19.3公尺高的主燈,放大後難免會覺得更威猛了些。

謝文博原本也曾打造一隻閉嘴老虎,但因燈皮為單色,而是靠燈光打上虎斑,怎麼看都像一隻狗,大家看了都搖頭。主燈承攬團隊總監李啟斌也強調,如果老虎閉嘴,打燈後會在臉上形成陰影,唯有老虎嘴巴微張,才能打出燈光像鑽石的亮點。

高雄燈會 2.24..jpg 

另外,台北市台北燈節的主燈亦有爭議,主燈福氣虎左手的擺法被質疑彷彿是比中指罵人,台北市民政局強調設計的是豎大拇指,民眾既有疑慮便緊急調整手指,但昨天提前賞燈的民眾認為,由正面看得出是豎大拇指,側面看仍像在比中指。

參考資料:全台六大燈會迎元宵

宋江陣爆紅 日組團來台觀賞 【林宏聰/高縣 中國時報2010.02.24摘要】內門宋江陣文化,遠近馳名,連日本人也深感興趣!日本旅遊業者推出第一個以宋江陣為主軸旅遊團,三月八日抵台觀光。

高雄縣政府觀光交通處表示,縣府將「內門藝陣文化」推上國際舞台,未來將與當地寺廟溝通,周末固定推出宋江陣表演,轉化成為高雄縣觀光資源。去年底日本旅行業者、媒體記者來台觀摩後,今年初連鎖旅行社Tabix Japan株式會社,首度設計以觀賞宋江陣表演為號召旅遊團。

 

風土禮俗 是鄉鎮文化發展根脈 【邱坤良 中國時報2010.02.24摘要】台灣每個鄉鎮皆有其歷史傳統與在地資源,老城鎮的寺廟、市場、車站與情色場所,往往見證地方的興衰起落。

在城鄉差距明顯的今日,如何凸顯在地文化特質,藉由所屬社群共同營造光榮感與認同感,讓外來客分享當地風土禮俗,不但攸關鄉鎮發展,也能提升國民生活與旅遊文化品質。在此,宜蘭礁溪提供一個可觀察的實例。

長久以來,外人對礁溪印象脫離不了溫泉與關帝廟,「湯圍溫泉」清中葉就是蘭陽八景之一;源起於清代嘉慶間的協天廟,則是礁溪八大庄信仰中心。農曆正月十三日為「帝君昇天」舉行的春祭,也是村民「作鬧熱」大宴賓客日子。

廟前原有一座建於1925年大木結構戲台,屋頂採重簷歇山式,水泥底座鑲嵌著青藍瓷片,造型典雅美觀,戲台上劇團為信徒祈求平安演出的酬神扮仙戲,終年不絕。可惜十多年前廟方擴建正殿,木結構戲台被拆除,從此廟會酬神戲只能臨時搭台演出。

協天廟,流傳百餘年的「龜會活動」是礁溪一景,這個龜會最早由林美草湳村民組成,在每年春祭前,會員先用親手耕種的糯米製成壽龜。為帝君祝壽後,米糕龜供「會內」吃平安,也允許八大庄信徒乞龜許願,隔年加重還願。百餘年來,原來十幾斤米糕龜已累重到一、兩萬斤。

此外,二龍村也有一隻體重相當的米糕龜(後改成紅片龜),亦開放村民自由祈求。除這兩個屬於八大庄公有的龜會,礁溪還有一些私人龜會,包括柑仔龜會、餅龜會與米粉龜會,春祭因眾龜雲集,格外熱鬧。

近四十年來的礁溪因社會經濟發展,聯外交通日漸便利,鄉村景觀有極大的改變。溫泉的「酒番」文化更加繁華,協天廟亦成為外來遊客進香、參觀的「景點」。

80年代末、90年代初股市狂飆的年代,礁溪約有百餘家飯店與旅館,艷名遠播。與此同時,協天廟信徒層擴散,龜會活動也逐漸轉型,春祭前即已製作一、二千個小壽龜,開放給外地人乞龜,只要繳幾百塊的代金,就可「喜還壽龜」,銀貨兩訖,不必隔年還願。

 90年代礁溪各界配合經濟部推動形象商圈、街景改造,原來以情色聞名的礁溪卸下「粉味」的「酒番」文化。雖然色情QK並未完全根絕,一般人已可放心攜帶家小來此「泡湯」,女子單身投宿溫泉旅館也不會招致異樣眼光。三年前北宜快速公路完工通車,從台北都會進入蘭陽平原,不需要一個小時,為宜蘭帶來人潮與商機,也製造擁擠與髒亂。

「入蘭」第一站的礁溪,在地緣上明顯成為台北大都會近郊,都市人來礁溪洗溫泉、買金棗、牛舌餅或膽肝,十分方便;相對地,礁溪在地人走出鄉關,也如從廚房進入客廳,溫泉鄉的文化生態與價值觀難免遭受衝擊。

當下的礁溪不乏作家、藝文人士與社區工作者,若干村落(如二龍村、王田村)也有社造經驗,龜會起源地的草湳一帶更早成佛光與淡江大學宜蘭校區。不過,至今仍少有人針對全礁溪藝文環境與區域發展做整體的關照。從礁溪的歷史傳統與地理環境來看,節令禮俗與風土人情乃地方發展的根脈,也是文學、影劇創作的重要素材。

今日台灣各地祭祀禮俗紛紛走上浮誇,卜筶博轎車成為寺廟吸引信眾的新花招,祈龜文化轉向黃金「週轉」的功利面,糯米龜、紅片龜所象徵的精神與信仰價值,敵不過金龜或金元寶的實際價值。正因如此,春祭與龜會所顯現的文化意義彌足珍貴,結合社群的力量,以及政府機關資源,藉著節令祭典與龜會活動,豐富在地藝文內涵。(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全站熱搜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