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三郎 古閒村落 1.31.jpg

《谷閒村落》

【謝錦芳/中國時報2010.01.31摘要】從小對繪畫狂熱、擅長捕捉大自然風貌的本土畫家楊三郎,一生創作不懈,雖然只有九根手指,卻寫下繪畫界的傳奇。楊三郎的獨子楊星朗感慨,自己年近四十才知道父親繪畫上的成就,父親晚年陪他到歐美各地寫生,才真正了解,繪畫對父親的意義超過一切,如果有來生,他還是想當畫家。

光復後,發生二二八事件,楊三郎因被誣陷,軍隊三番兩次到淡水家中抓人。許玉燕回憶,有一天楊三郎在街上被軍隊抓走,她情急之下跑去營救丈夫,向當局解釋楊三郎不是壞人,要求立即放人,當時極為冷靜的許玉燕,連乾了二桌威士忌,終於把丈夫救出來。事後,楊三郎稱讚太太非常勇敢,有一顆「地下心臟」。

二二八事件發生後,大稻埕許多知識分子、醫生、教授、校長被抓走,多數被槍斃,楊家一直生活在恐懼中。楊星朗回憶,有一天,有人來通報說,軍隊要來抓楊三郎了,當時他們已搬到淡水去,爸爸趕快從後門坐小船逃跑。不久,軍隊果然來了,結果撲了空。事後楊三郎曾說,那天淡水河裡滿布屍體,河水染成了紅色。

楊三郎 風景 1.31.jpg 

《風景》

二二八事件後那段日子,是楊星朗無法忘懷的恐怖經驗。有一天半夜,在睡夢中,荷槍實彈的士兵來敲門。「小鬼,起來!」楊星朗被士兵從床上挖起來,嚇得半死,趕快舉起手來做投降狀。當時楊三郎已經到其他地方躲避,當時家中只有許玉燕、女兒秋容、么兒星朗及佣人,許玉燕非常冷靜,馬上指示佣人拿出家裡最好的進口水蜜桃罐頭請士兵吃,這些士兵吃飽喝足才走人。一甲子之後,許玉燕回想起這段往事,忍不住咬牙切齒。

楊星朗說,軍隊三番兩次到淡水楊家抓人。有一天,楊三郎突然被士兵抓走,機警的許玉燕,堅持要陪同丈夫一起去。當時車子從淡水開到北投,不料途中爆胎,兩人被送進派出所,幸好派出所一位警察認出楊三郎,認為是抓錯人了,暗中放了他,讓他保住一命。

三月十五日是楊星朗的生日,當天楊三郎不在家,許玉燕準備了一顆水煮蛋為他慶生,上面有可愛兔子模樣的裝飾。可惜,為了躲避軍隊追查,不得不丟下那顆蛋,許玉燕趕緊帶著兒子逃走,當時為了避免引人注意,母子兩人刻意不走在一起。楊星朗說,那一天是他的生日,那一顆沒有吃到的蛋,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楊三郎 滿園春色.jpg 

《滿園春色》

走進台北縣永和博愛街的「楊三郎美術館」,園裡有參天大榕樹與蓮花池,磚紅色大樓旁是白色日式老建築,稱為「網溪別墅」,楊三郎與許玉燕這對熱愛繪畫的夫妻在這兒相戀,婚後長年居住在這兒。1995年楊三郎88歲過世,留下八百多幅作品,許玉燕去年十二月剛過百歲生日,也完成二百多幅作品,都成為美術館的珍藏。

楊三郎的父親楊仲佐,曾是永和鎮第一任鎮長,喜吟詩作詞,「網溪」這個地名出自於楊仲佐。前總統李登輝是楊三郎的姻親,李登輝稱許玉燕「三郎嫂」;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與楊家有三代交情,已故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則是楊三郎打麻將的牌友,他們都是網溪別墅常客。以下是楊星朗侃侃而談楊三郎的故事:

問:印象中,楊三郎是一個什麼樣的父親?

答:他很忙,經常出國到各地寫生。他的個性黑白分明,不兇但很有威嚴,小時候,我很怕他。以前奶油很貴,每次吃早餐時,他特別要我多塗一些奶油,小小的一個動作,讓我感受到父親的愛。

我十八歲從東吳法律系畢業,決定要去美國唸書,出發前到日本探視父親。以前,我總以為爸爸在外國過著逍遙自在的生活,或許有別的女人,不料,到了東京,看到他住在耶穌堂的宿舍,一個小小的房間,跟我的想像不一樣。

問:楊三郎為何如此熱愛繪畫,他有教你畫畫嗎?

答:他小時候住大稻埕,上學時經常路過一家文具店,櫥窗裡有一幅畫深深吸引他,那是日本畫家鹽月桃甫的畫。他每天看這幅畫,心裡就想「長大後一定要畫得比他還好。」

我從小生長在一個繪畫的家庭,每天早上起來就聞到濃濃的油畫味。爸爸經常到戶外寫生,卻沒有教過我畫畫。小時候,全家曾一起幫爸爸在畫框上貼金箔,非常有趣。

問:外傳楊三郎只有九根手指,這是怎麼回事?

答:爸爸唸小學二年級時候發生了流行病,老師指定學生們帶玻璃瓶到學校裝藥水,他不小心打破玻璃瓶,刺傷右手中指,回家又不敢告訴大人,結果中指受感染潰爛,後來家人發現趕快送醫,中指被切掉一截,比其他手指短了許多。

問:楊三郎在十六歲偷偷搭「稻葉丸號」到日本去,他曾提起這件事嗎?

答:爸爸每次提到這件事就哭了。他喜歡畫畫,但是阿公楊仲佐反對,老人家認為畫畫不能當飯吃,因此他偷偷存錢,搭船到日本去學畫。他上了船才寫信給他大哥,後來大哥發了電報到船上去,上面寫著:「看到你的信,請放心,到日本後務必通知你的住所。」這封信爸爸生前一直保存著。

問:父子相處過程中,印象最深刻的一段?

答:父親晚年,即使已經中風,還常到國外寫生。他在過世前一年,大約87歲,他寫信給我,希望到德國寫生,我開車載他從德國北部往南走,前後好幾個星期。他為了捕捉太陽出來瞬間光影的變化,清晨四點就出門,他的口頭禪是「我要出征了」。那時他出門要坐輪椅,我幫忙扛畫具,擠顏料,這段期間的相處,我才深刻感受爸爸對繪畫的堅持。那是他生前最後一次出國寫生。

問:楊三郎向來以大自然為主要題材,他是否畫過家人?

答;早年爸爸曾以媽媽為模特兒畫出「台灣婦人像」,非常傳神。戰爭時,父親有一段時間無法作畫,前後大約十年,光復後他畫了一幅一百號的作品「失望」,暗喻對政府的失望。這幅畫中有二名婦女和一名小孩,現在已找不到了,因為當時畫布很貴,他後來以此畫為底,畫上新的作品。

圖片來源:【經濟日報】楊三郎 畫風唯美

 

    全站熱搜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