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1.12.2010.自由/孫翠鳳】嫁入明華園以前,我只是一個平凡的女孩,從不認為自己有一天會登上舞台。然而,因緣際會,結婚之後,我慢慢接觸了表演藝術。

我出身外省家庭,閩南語雖然聽得懂一些,但說起來總是怪腔怪調,還好全團大小很有耐性地教我發音和說法,經過一再反覆練習,終能對話流暢,也開始有跑龍套的機會,真正接觸舞台。

時間一久,我又嚮往台上的小生、小旦。於是,我決心苦練拉筋、吊嗓,所有稚齡就該開始練習的基本功,我卻從30歲的年紀才開始練起。那真是知其不可為而為,忍著眼淚咬著牙的辛苦!一路走來,傷痕累累,身上常是青一塊、紫一塊,就連懷孕也得挺著大肚子練花槍;當人手不足,孕婦就要在台上翻滾。

戲班的生活,是克難而紀律嚴明的,可是,我漸漸從戲曲表演中找到歡樂,以及莫大的成就感。我認為,明華園世代相傳的技藝,沒有任何一位可以僅憑血液裡的天賦就登上舞台。每一位能表現專業的角色,都是經歷非常的紀律與刻意練習;而傑出的生旦名角,更是需要加倍的反覆努力!

苦練的血淚,不會打敗我們,因為「想要更好」的熱情,就能驅使我們比別人更認真

參考資料:

死都不想放手

二十一歲才開始學跳舞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