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12.5.2010自由 盧世祥〕五都選舉落幕,民主政治是否因此更成熟穩健?政治人物面對落選的立即反應,最能表現民主素養;臨危授命參選台中市長的蘇嘉全,奮戰半年,僅以三萬票小輸連任的胡志強。

開票之夜,他一方面向失望的支持者抱歉努力不夠,沒能勝選,也宣布已經打了電話恭賀胡志強,希望胡未來好好照顧台中市民。蘇嘉全克制自己感情、安撫支持者、恭喜對手的第一時間反應,十足表現在民意之前謙卑,凸顯個人絕佳的民主素養及風度。

這種在美國等民主先進國家選舉開票之夜司空見慣的場景,如今搬上台灣,不但突出當事人的「運動家精神」(sportsmanship),也具體反映台灣民主整體進境。

在台北市敗選的蘇貞昌,告訴支持群眾︰坦然面對選舉結果,尊重市民的抉擇,並向對手表達祝福

另外,退出民進黨競選高雄市長的楊秋興,含淚對敗選表示「很意外」的同時,也表明透過電話恭喜勝選的陳菊,風度顯然較諸先前黨內初選「嘸甘輸贏」,已有增進。

另一方面,相較於敗選者的民主素養及風度,當選者表現「勝不驕」雖較容易,仍然值得稱道。新北市勝出的朱立倫,要求支持者為對手蔡英文鼓掌,未來可以共商市政。在淡水河對岸,連任成功的郝龍斌也告訴群眾,挑戰者蘇貞昌提出許多問題及意見,市府團隊願意檢討改進。

具有民主素養及風度的,不只是參選人,在選戰中未如預期勝選的民進黨亦然。連勝文遭槍傷,連執政黨都認為至少影響4至5%選票,但民進黨並未號召支持群眾走上街頭,反於第一時間通令主要從政黨員,不宜擅自對外發言

選後第一次黨中央常會,除了強調接受選舉結果,要求追查真相,防患未然,並嚴厲譴責散播謠言操弄選舉者。

相形之下,同樣是選前傳出槍聲,2004年總統大選開票之夜,在選票開出、民意已決之後,兩度角逐總統大位連戰連敗的連戰,以氣急敗壞的聲色,宣稱那次選舉「疑點重重」,是一場「不公平的選舉」,旋即號召群眾,走上街頭,且在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聚眾喧鬧七天,引發社會極度緊張不安。

在選舉官司連連敗訴之後,當事人第二年進一步前去中國,演出「聯共制台」、「連爺爺回來了」等劇,如今傳出可能被酬庸出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相當一段期間,不但拒絕承認陳水扁為總統,且在國會恃其多數,全盤抵制民進黨施政,包括長期封殺對美國軍購預算,導致今日台灣國防危如累卵。

2000年總統大選之夜,藍營因分裂而敗選,同樣出現「嘸甘輸贏」的群眾抗議,不但未見落敗者出面安撫,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還插花前往李登輝總統官邸「逼宮」,其徒眾甚至有追打黨中央高幹的街頭演出。

對照之下,民進黨歷來總能謙卑面對民意,表現絕佳民主風度。1996年,彭明敏教授角逐首次總統直選失利,選後婉拒評論時政,特別是李登輝總統的表現,強調自己既已落敗,不宜再放言高論。

兩年半後,台北市長陳水扁1998年競選連任不成,支持者不忍,當事人仍以邱吉爾「對進步團隊無情,是偉大城市的象徵」名言相勉。其後,於重大選舉選後絕不鬧事,成為民進黨的品質保證,且因不營利、無黨產,誠為貨真價實的正常化民主政黨。

民進黨以「民主進步」為名,即反映其創黨以來,既以致力促進台灣民主為己任,也凸顯它有追求社會進步,重視民間基層福祉及公義的特質。

另一方面,現今的執政黨,以「中國」為名,即顯現它來自中國的外來政黨屬性,且受「壓根兒就沒有民主傳統」的中華文化醬染,其下政客及徒眾雖常以「高級」自況而感覺良好,政治文化卻根本存有「輸不起」的不習慣民主壞基因。

新聞媒體環境,也影響政黨屬性及政治文化。台灣媒體戒嚴時代長期受箝制,與黨國體制沆瀣一氣。解嚴之後,政媒關係不改,常逆民主潮流而行,以致有如美國「洛杉磯時報」所形容,台灣媒體威權時代是獨裁者的哈巴狗,民主時代卻成瘋狗

自由獨立媒體,是民主社會安全閥,台灣偏頗的媒體不但降低民主水準,選戰期間且常煽動激情,製造不安。2004年的「三一九」槍擊案,有陳文茜以虛擬「奇美小護士」,質疑全案造假,至今仍欠社會一個道歉。

這次投票前再傳槍聲,中視、中天、東森三家電視台,以報導偏頗武斷,影響選情,被控違反選罷法。電視台之外,「聯合報」以「他開槍,你投票」為題,大發議論,影響投票意圖甚明。

這些名嘴及媒體,政治立場都是藍通通,凸顯了藍營在這些媒體環境浸潤之下,要提升民主水準,猶如逆水行舟。

民進黨執政八年,台灣不論人權自由民主,都蓬勃發展,新聞自由且躍居亞洲第一。如今政黨輪替,新黨國體制班師回朝,台灣民主國際評比隨之下降。台灣人民要民主提升,還是倒退,箇中抉擇,其實再清楚簡單不過。

參考資料:培根啟迪18 論逆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rthkfas 的頭像
earthkfas

李鈞震2010流行文化讀書會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