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10.12.2010自由 金恆煒】天下竟有這麼不要臉的東西!明明自己是「白色恐怖」的劊子手,卻敢公然地睜眼「白賊」;尤其是在宗教場合,馬英九連上帝也敢騙!

馬英九在「全台眾教會」的「祈禱早餐」上,公開用謊言扭曲事實,妄圖為自己見不得人的不堪行為詐欺。 「馬」說:「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我還沒有出生;白色恐怖發生時,我才三、四歲。」

如此恬不知恥的說謊,只能用瑪麗.麥卡錫Mary McCathy)抨擊作家海爾曼(Lillian Hellman)的話來形容,「每個字都在說謊,包括連接詞和冠詞都是。」

馬英九說「二二八事件發生時」,他還沒有出生,問題是,他的政治權力來自「兩蔣」,到今天還要謁兩蔣之靈。蔣介石是「二二八」的「元凶」,馬英九是「元凶」的接班人,他享受了「兩蔣」的遺澤,做了「黨國」的繼承人,天下有這麼便宜的事?

「二二八」是蔣介石在台灣實行「白色恐怖」的開始,一直到解除戒嚴的1987年才算壽終正寢,而馬英九正是「白色恐怖」執行者與奉行者。「白色恐怖」發生時,馬英九固然才三、四歲,但「白色恐怖」長達38年之久,馬英九可是有生之年的大半歲月都投身其中,掐得了頭去得了尾嗎?

蔣介石炮製「白色恐怖」起自1927年的四月十二日,以「清黨」為名,發動「412政變」,一直到1949年敗退到台灣從未停止過一天。

魯迅1934年在「關於新文字」一文中就直指「白色恐怖」的瀰漫。「白色恐怖」在中國而言,原是國共內鬥的產物;中共根據地稱「紅區」,蔣介石的「國府」統治區稱「白區」;有了「白區」才有「白色恐怖」橫行。

1949年,蔣介石敗竄台灣,帶著軍政強佔台灣,「二二八」是蔣介石複製中國「白色恐怖」的肇端。掌控台灣後祭出「戒嚴法」、「懲治叛亂條例」和「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以及利用「刑法」第一百條、一百零一條,製造冤獄

「黨國」爪牙遍布台灣,警總、調查局到教官甚至從鄰里長,都是「白色恐怖」體系成員。「黨化」教育不必說了。

「海工會」就是馬英九的「組織部」,他拿中山獎學金,接受外交部、海工會的指揮,在美國充當「職業學生」,拿照相機到處去拍示威學生以「存證」,然後向台灣當局告密,「黑名單」一串,馬英九成績斐然。被國府謀殺的陳文成,合理懷疑是因馬英九「黑名單」而遇害。

「白色恐怖」的歷史中馬英九功不可沒!馬英九反對取消「戒嚴法」反對取消「刑法第一百條」,反對「萬年國會」改選;所有「白色恐怖」的法律、組織與載體全充塞在他的細胞中,他還想「吃案」般吃下這段「白色恐怖」的「黨史」?還敢用「正義公理」替自己洗澡?

 

承受庇蔭 就甩不掉包袱〔摘要10.12.2010陳茂雄 蘋果〕蔣友柏的特色是,不依賴蔣家的庇蔭,因而不必背負蔣家的包袱,更有趣的就是蔣友柏的顧客竟然有不少綠營人士,甚至於台獨運動人士。

反蔣家勢力的人,就是不會反蔣友柏,卻會反馬英九,因為馬總統承受蔣家的庇蔭,因而要背負蔣家的包袱。若他切割蔣家,就不必背負蔣家的包袱,只是他做不到。

深藍勢力就是蔣家勢力,馬總統為了獲得深藍的擁護,將自己與蔣家勢力綁在一起。他花費很大的心力將蔣家當作圖騰,不只謁靈,還會哽咽,他獲得深藍的支持。馬總統的困擾是:不能跳脫深藍的束縛,因而必須背負蔣家的包袱

李鈞震:

1.      台灣有許多人是崇拜「耶穌」的族群,也有崇拜「媽祖」的族群,此外「哈日」、「哈韓」、「哈美」、「統派」、「獨派」…等等不同的現代族群

2.      台灣有許多人崇拜「蔣經國」的族群,但是他不見得是「統派」,也不一定崇拜「蔣中正」;也有人崇拜「孫中山」,但是他們不見得欣賞「兩蔣」族群,也不一定是「深藍」族群。

3.      台灣目前各族群眾多,有人身跨好幾個族群,但是也有人對政治敬而遠之,例如:「古典樂發燒友」、「爵士樂」、「古董收藏」、「NBA籃球」、「賞鳥協會」…等等,多屬所謂中間選民,他們絕大多數知識水準高於藍綠政客,不屑政治口水議題。

4.      李鈞震喜好收集政客的歷史紀錄,希望流傳百代,提供給後代子孫觀賞、研究、嘲笑娛樂。現在已經確定其資料的歷史價值,超過司馬光的《資治通鑑》。

 

全站熱搜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