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7.21.2010中央社 黃季寬】中國社會科學院「當代中國社會階層研究」課題小組成員胡建國指出,研究顯示,逾9成受訪者認為,大陸社會底層民眾有擴大趨勢,他們正為生存發愁。

胡建國指出,大陸自改革開放以來,社會階層結構發生明顯變化,這種變化以職業區分為基礎,其中處於社會底層的主要是生活在貧困狀態的城鄉居民、農民工,以及無業、失業、半失業人員。過去10年,中國大陸社會底層的規模不是縮小而是擴大了。

從社會底層3大群體規模變化來看:外出進城農民工由2000年的1億左右上升到現在的1.3億左右;城鄉貧困人口按2009年公佈的新標準,不降反升,超過4000萬人,而按世界銀行的標準則超過2億人;無業、失業、半失業人員在社會階層結構中,由2001年的4.8%擴大到2006年的5.9%

造成社會底層擴大的根本原因主要是,近年來在各種資源與機會的配置中,社會底層「處於劣勢,甚至出局」。其中最容易被觀察到的就是,財富分配的失衡與流動機會的減少,導致社會底層擴大

在中上階層快速崛起的同時,社會底層擴大的現象,使得當前中國社會階層面臨日益分化的風險。近期接連發生的群體性事件、幼兒園小學凶殺慘案以及企業員工自殺等社會衝突,與這種社會階層分化社會底層擴大不無關聯。

中國大陸的貧富差距持續擴大,直接導致社會底層擴大。近10年來,中國收入差距自2000年基尼係數,越過0.4以後不斷上升,目前已接近0.5

同時,社會流動機會在減少。流動成本的提高,導致社會中下階層及其子女越來越難向上流動,這是社會底層擴大的又一重要原因。至於流動成本上升,則肇因於大學全面收費和畢業生就業困難等。

此外,醫療、住房成本快速上漲,使社會底層淪入民生艱難的困境,「體面生存」受到嚴重威脅。與此同時,他們的權利也受到侵犯,因為財富階層的壯大在一定程度上,是以社會底層擴大為代價的

例如工資低下,並拖欠工資,不給工人繳納社會險,房地產商與部分地方政府官員勾結,暴力拆遷,低價拿地等。種種情況造成民眾不滿情緒和強烈不公平感,在一些社會底層群體中出現「仇富心態」,突出的表現就是社會底層集體意識與行動越來越明顯,也越來越強烈。

一份對東西部地區農民徵地糾紛調查結果反映,只有23%的農民表示「無可奈何,只好忍了」;而有77%的農民表示會採取各種公開的辦法,維護自己的權益,這些方式包括向政府有關部門反映、打官司、找媒體幫助、暴力反抗,和上訪靜坐示威。

胡建國指出,體制外抗爭在社會底層抗爭行動中所佔比重呈現上升趨勢,正在引發社會的不穩定與失序,如何改變社會底層維權難的現狀? 是當前無法迴避的重大任務。

參考資料:

徵地浮濫 是衝突的根本原因

工業園區 犯罪溫床

嗆徵農地 千人夜宿凱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rthkfas 的頭像
earthkfas

李鈞震2010流行文化讀書會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