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5.23.2010自由◎ 李慶烈】「選賢與能」的機制,未必選得出賢與能;而補代議制度不足的「公投制度」,其本身也會衍生額外的困難與毛病,且那集體智慧所做成的公投決定恐亦非最好。即便其中存在缺點,我們仍得堅持民主,力挺公投,理由如下:

民主的可貴,乃在集體做重大決定的過程中,它(特別是公投)體現了政治上一種彼此教育與學習的實踐,一種自我管理與負責的實現,它讓其間的每個人一起分享理念、分享知識、分享關懷、分享憂慮,且共同分擔責任。

最後隨著「大我」一起成長,達成自我的蛻變與進步,並讓整個社會的集體心智與諸多品質樣貌,得以逐步且持續的提升。

民主與公投,不在有效解決人類彼此間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而在於它讓一個弱肉強食、恃強凌弱的不文明社會,具備持續自我糾正、淨化、覺醒、成長與蛻變的機制,使其不必仰賴一可遇不可求的「賢能獨裁者」。

民主的關鍵在:不讓領導者(不論他賢不賢明)來替我們做具有重大影響的決定;不讓代議士們(不論他們能不能幹)來替我們做具有高度爭議的決定;剝奪我們彼此的再教育與共同學習成長的實踐機會,阻礙整個社會集體心智的持續提升。

基於如此的信念,ECFA需要交付台灣人民公投決定。(作者為淡江大學電機系教授)

李鈞震:

1.     民主政治,要能夠順利地發展,一定是因為社會大眾愈來愈理性;理性的人民,才能夠理性地判斷候選人的能力,理性地要求執政者提升行政效率,同時,分辨清楚政策的優劣

2.     不管是選舉或是公投,在權力行使前,意見領袖都有責任對社會大眾解釋清楚政策的好壞;在選舉或公投之後,意見領袖更有責任教導社會大眾如何去監督政府的行政效能

3.     意見領袖更大的責任,是不斷地自我要求去擴充知識領域、勤寫國際學術論文,成為社會大眾五育均衡的表率。意見領袖的能力水準如果不提升,那百姓的理性程度要提升,就很困難。

4.     學者應該公開譴責國民黨的「黨產」,那是造成台灣政黨政治競爭不公平的元凶。沒有這樣公開譴責的學者都屬於社會敗類,不管是哪一領域的學者,沒有公開譴責國民黨的「黨產」,一定是社會敗類,不可能例外

5.     因為,作為一個高級知識份子,一定要有社會正義感,一定要瞭解政治運作,一定要監督權貴階級的違法濫權,「黨產」就是台灣歷史上最大的違法濫權結果。

6.     不論從社會學、政治學、論語、聖經、金剛經…的角度,來分析國民黨的「黨產」,它都屬於贓款,而且犯罪持續中。政黨的政治競爭不公平,必然造成階級嚴重的衝突、拜金主義、以大欺小,這是有正義感的知識份子沒有辦法忍受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rthkfas 的頭像
earthkfas

李鈞震2010流行文化讀書會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