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閔聲/中國時報2010.12.04摘要〕     監察院長王建煊一句「大學生打工笨死了!」 驚人之語,雖然他強調是一片苦心,但對照現今國內經濟情勢和社會氛圍,這席不食人間煙火的「聖人式」言論,聽在家境清寒,非得自力更生的芸芸學子耳中,恐怕百味雜陳。

王建煊身為監察院長,不苦思制度改革,卻老扮演「佈道者」角色,才是爆發爭議的主因。被封為「王聖人」,擔任監察院長後,外界高度期許他扮演超越黨派角色,關切他所帶領的「打老虎」政風效應。

    上任兩年多來,未見他在監察院的職權結構上積極改革,只看他四處演講、出書;出席人權保障研討會時,以「漢人比較聰明」,希望大家多多「幫助」原住民,歧視原住民;八月當著媒體大談性愛理念;日昨直指大學生打工浪費時間,監察院長,硬生生地把院長做小了。

    王建煊認為,大學生應該要好好念書,不應該把時間浪費在成本效益不高的打工之上。他昨天一再強調,發言係出於一片善意,甚至搬出自己過去的打工經驗,證明打工實在浪費青春。

    然而,身為五院院長之尊,王建煊理應帶領監院行使防止立法專制、行政濫權的積極功能,而非只是一個「道德者」。

    監察院長的職責,在於積極引領監察機制懲治貪官汙吏、促進行政效能,這才是國家之幸、人民之福。

大學生諷王不知民間疾苦 〔葉芷妘/中國時報2010.12.04摘要〕   「並不是所有人念書都是無憂無慮的。」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碩二生陳東輝表示,大學他念東華大學、大三在外租房子,為了負擔自己的生活費用,家教、餐飲業都打過工,一個月約一萬五千元打工費只為負擔自己的生活費。

    陳東輝現在就讀碩士班,家教和國科會助理研究案一個月近兩萬塊的收入。他強調,打工是求學中必要的過程,可以累積社會經驗念書非單純念書,還是要跟社會接軌,畢業後沒有工作經驗累積,怎麼找得到工作?王建煊想法太理想且片面了。

    在基金會打工的政治大學統計系大四生林菁倫表示,王建煊的說法有欠公允,課本是死板的知識,即使每天待在圖書館,出社會之後還是要面對人群而非課本。

再者,王建煊說沒錢繳學費可以辦學貸,念大學不存錢,畢業也不可能馬上還得出來。網友也表示,如果大家都辦學貸,畢業後還不出錢,銀行不就都倒閉了?

    銘傳大學大四生羅錦榮,在媒體業打工,他表示,大學生去速食店打工,生活有需要才去,可以多去和就讀科系的相關工作職場打工,才能擴展自己的人脈並且在實務上面學得經驗。

    台師大公領系大二生張伊寧表示,班上超過三分之二的同學都在打工,很多同學打工並不是為了要賺多少錢,而是真的為了要負擔自己的生活,減輕家裡負擔。

    有網民說,王聖人能無怨無悔說出這些言論,想必他是個從小受上天眷顧、幸運的人。

「打工笨死了」王建煊:賤賣黃金時間 〔鄭閔聲、陳文信/中國時報2010.12.04 摘要〕稅改聯盟、台灣勞工陣線等勞工團體昨日質疑,王建煊不僅漠視青年貧窮問題,監院未糾彈相關部會,反將責任歸咎大學生,已嚴重失言,應公開向社會大眾道歉。

    勞工團體指出,大學生面臨高學費、低薪的艱困環境,王建煊卻將大學生打工的社會背景因素,簡化為個人沉迷於金錢的問題,是對青少年世代的嚴重污衊;

勞團同時援引勞委會統計資料,有超過七成的企業違反工讀相關法令,顯示學生打工的勞動處境十分嚴苛,王建煊應先針對相關機構調查,而非一味苛責學生。

    王建煊昨天澄清,發言是出自一片善意,希望學生不要把人生的黃金時間,浪費在不符合成本效益的打工之上,沒有侮辱打工學生的意思,也沒有說錯話。

    民進黨立委李俊毅說,監察院長職責,應該是調查政府為何無法讓年輕人專心讀書,並試圖解決學生繳不起學費和念不好書的惡性循環,而非在一旁說風涼話。

    民進黨立委管碧玲表示,學習是一生的事業,有很多人是在晚年重拾書本,或在多年的社會大學修得生存智慧和無可取代的知識,只要想學習,不只大學四年,任何時間都是黃金時代

不用心辦學,笨死了! 〔沈雲驄 中國時報2010.12.04摘要〕教育成效不佳的結果,使得越來越多孩子們踏入社會時,不是身無半樣長項,就是無法對未來有任何樂觀的想像。

有的,選擇升學,繼續躲在校園中,讓自己不必這麼快面對社會;有的,被迫接受低得不像話的薪資;更多人把自己的徬徨無助轉化為憤怒,怪政客、罵政府。

    政府當然有責任。一來,經濟沒搞好,企業不願聘人,自然沒法創造就業機會;二來,年復一年,政府坐視學校在提高學費的同時,教學品質卻原地踏步,許多大學砸大錢行銷招生,卻吝於投資好教授、好教材,這種學校,要怎樣帶領孩子脫穎而出?

十年來學費越來越高,但學生們畢業後的薪資卻沒提高多少,求學的「投資報酬率」越來越低。而在報酬率低的情況下,又要學生們如何安心地把時間與金錢,「投資」在這樣的教育上呢?

    這就是為什麼,今天孩子要打工,父母們越來越難反對。學費這麼高,多少家庭沒壓力?更重要的是,多少父母敢放心把孩子的未來,完全付託給吝於投資的學校?還不如讓孩子們到職場上滾滾,多些歷練,還能提早培養孩子們在財務上的獨立精神

    王建煊說得好,賤賣黃金時間的人,笨死了。誰都知道,青少年是一個人學習能力最旺盛的黃金時期,很珍貴,不應糟蹋。尤其是那些只為了能有多點零用錢可花,為了滿足物質欲望而拋下學習的人,更是不該。

但今天的大學,早已不是王建煊口中「多數人最後念書的黃金時間」,而只是「最後逃避現實的黃金時間」罷了。當校園中無法提供足夠的學習資源,孩子們當然感受不到大學教育的重要性,相信自己應該在這個階段專心念書。

    要如何讓學生們願意專心學習,並且能在畢業後順利與職場接軌?該做的很多,例如繼續投資於數位學習,並且培養更多優良師資;提供更多獎助學金;吸引企業針對成績良好的學生,提供畢業後的就業承諾等。學校與政府,都得更嚴肅與專心地「辦學」才行。

李鈞震:

1.      王建煊,出版了有關「性」方面的書,但是事實上,王建煊沒有任何醫學與心理學方面的學位,也沒有發表過有關於「性」方面的國際學術論文,也沒有到世界各地嘗試過各種不同族群的女人。

2.      王建煊寫的書沒有辦法當台大醫學院的教科書,應該也沒有經常看A,性知識絕對不如金錢豹的董娘;王建煊的性知識與實戰經驗,顯然非常貧乏,卻大言不慚地出版這一類的書籍,顯然有詐欺的嫌疑。

3.      王建煊,也沒有任何教育學方面的學位,或者「教育學」方面的國際學術論文,有什麼資格談教育?

4.      教育學,最基本的原則,就是家長、老師、權貴階級要「以身作則、五育均衡並重、終身學習」。但是,權貴王建煊絕對不是五育均衡並重的社會典範,也絕對不是終身學習的典範。

5.      王建煊能夠當監察院長,並不是因為他特別會抓貪官污吏,而是他接受馬英九的酬庸。因為過去他沒有抓過貪官污吏,他當公務人員的時候「行政效率」也沒有通過國際ISO認證、不如新加坡。蔣經國霸佔國庫,變更為「黨庫」,王建煊就是共犯

6.      台北市最貴的豪宅「帝寶」,原本是「中國廣播公司」的土地,它本來應該是屬於國家所有,卻被國民黨盜賣,變成國民黨的「黨產」,王建煊沒有不斷地公開譴責,現在也沒有積極地調查彈劾相關官員,顯然沒有社會正義感,也刻意包庇國民黨權貴貪污。王健壯、南方朔、杜念中、陳長文、施明德絕對不敢否認!

7.      國民黨的「黨產」監察院曾經調查過,超過新台幣六千億,幾乎全部都是貪污所得,都是贓款

8.      如果國民黨黨主席與黨員願意自首,把「黨產」全部交還給國家,當作獎學金,全台灣所有的大學生,一百年以內都不用繳學費,當然也就不必打工,同時台灣的國際競爭力與學術水準一定會超過南韓、香港與日本。

9.      王建煊的品德,絕對不如陳樹菊。王建煊如果要評論打工,應該把自己變成中低收入戶,重新念大學,看看是不是真的需要打工,才有資格講話。沒有實際的經驗,就大放厥詞,這就是國民黨權貴階級的通病

10.  馬英九很有打工經驗,他在哈佛大學讀書的時候,到「波士頓通訊」打工,秘密監控台灣在美國的民主運動學生,打小報告,栽贓抹黑彭明敏、郭雨新……,眼睜睜看同學呂秀蓮為民主去坐牢,卻故意去當獨裁者的秘書。馬英九有沒有浪費時間?

11. 一、沒有!馬英九因為在哈佛打工,所以才有機會當總統;二、有浪費時間,因為馬英九過了三十年還是考不上律師執照代書執照,魏千峰、王清峰、顧立雄一定不敢否認!

參考資料:李家同 誰讓學生死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rthkfas 的頭像
earthkfas

李鈞震2010流行文化讀書會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