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10.10.2010Emmanuel十年後的現在,我才能打開心,用這樣的方式訴說。記得妳是我國二的導師,那時才剛分編新班,老早就聽聞妳的教學作風有多麼嚴厲,一開學,我便開始顫慄不安。

妳要求班上所有的女學生,不論髮型為何,一定要用黑夾子別住瀏海,就算有人的瀏海短得可憐,不夾還是被妳處罰;

每周一是全班最緊張的日子,升旗時,如果班上這周沒有同時獲得「整潔」、「秩序」比賽的兩塊獎牌,除了股長會受罰,全班也得在中午午休時間,到烈日下的操場罰站二、三十分;

妳打人的力道好大,不僅打手心,有時打的是手背,熱辣辣的滋味,總讓同學在私下爭相分享藥膏或其他;妳愛給人罪名,「連絡簿沒帶」罪名五字打五下,「作業沒寫」打四下,全班排在教室裡等挨棍子的景況,每日可見

我前座的同學,因前天作業完全空白,隔天上課被妳賞了幾個耳光,當著全班的面跪在自己的座位下

那時,我為了不被打,每晚回家勤奮念國文,為的是可以每天穩坐在位子上,不必忍受皮肉的折磨。但衝突還是發生了。

先是有次在國文課堂上的小考,我因為先寫完了,把考卷放在桌子的一旁,拿起信紙想給同學寫信,互相聊聊到新班後的近況,那天我沒有聽見妳的高跟鞋聲,信寫沒幾個字,妳的手就從身後突然伸來,往我的右臉用力捏扯,再收走我的信紙,當下我覺得疼痛又難堪。

之後的國文課中,因為妳要求文言文翻譯必須按照妳所念的版本,隔天連標點符號都得一字不漏得考,考差了就是挨揍,但妳幾乎不寫板書,每個人的程度不一,時常同學因為難字寫錯、隔天背錯考錯而挨打,我直爽建議妳能否印白話文翻譯,上課講解不是更方便?

卻引來妳的盛怒,妳在課堂中吼我、不准我動筆聽寫妳念的翻譯,否則就要撕掉我的課本,又在隔日的小考中為難我,我又氣又委屈哭著回家。

我的父親知道後,也支持我這樣出自好意的建議,但妳的威嚴盡出,「有本事妳就轉班啊。」我只記得我一直哭,後來就真的轉班了,好怨恨妳,從此心底也留下陰影。

都長大讀完大學了,十年來時常作夢,夢到在課堂上要被揍要被撕課本,在全班面前遭受言語暴力,夜深人靜時冒著汗嚇醒。

每當又想起國中那段可怕的回憶,就學習進到痛苦的核心面對。我相信審判不在人的手上,因為自己也是如此得不完全、也是曾經給別人大大小小傷害的人。

「原諒」不代表「體諒」妳曾做的事,而是釋放關進牢裡十年的自己,不讓自己以受害者的苦毒心態再去傷害他人。世上總有比恨更大的力量,我相信。

李鈞震:

1.   如果不敢公開加害者的姓名,惡夢很難消失,並且加害者也不知檢討,還等於縱容當年加害者現在的施暴情況,對自己與社會公平正義沒有幫助。上帝,站在維護社會正義的那一方

2.   學校的老師會用暴力體罰學生,應該不是單一個案,應該是全校大多數的老師都有同樣的習慣,再加上校長縱容的結果。

3.   所以,如果沒有誠實地公開那個學校以及老師的名字,那麼,那個學校的暴力行為會代代相傳,一直到現在仍然沒有停止暴力行為。

4.   孔門弟子強調要「終身學習」。但是,獨裁者統治時期強調,學校的老師要效忠獨裁者,誰敢否認!所以,老師當然用獨裁者虐待奴隸的方式來教育學生。

5.   學校老師會用暴力的方式對待學生,非常也有可能用暴力的方式對待自己的小孩,所以,受害者是無法估計的,不敢公布事實真相的人,沒有社會正義感。

6.   人民是國家的主人,軍公教是國家的公僕。國家主人的小孩子,在學校受到國家公僕的虐待,這是什麼世界?當時的國家領導人要負很大的責任。當時所有的老師,也都應該送進法院接受司法審判。

7.   台灣的教育改革沒有很成功,最主要的障礙就是學校的校長與老師,因為他們非常習慣用暴力的方式對付學生,非常不習慣用教育技巧與世界一流的教科書來教育學生。改變習慣,讓那些老師非常地痛苦,所以刻意地抵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rthkfas 的頭像
earthkfas

李鈞震2010流行文化讀書會

earthkf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